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御毒问天第6章两兄弟

2020.07.03 来源: 浏览:0次

御毒问天 第6章 两兄弟

圣旨一到,云书就好比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必须即日启程,片刻不得等候。

云书接了圣旨之后仰望天空,感觉四周安静的出奇,他呢喃一句:“雨还在下啊。”

“你说什么?”一旁负责送来圣旨的士兵队长正在准备马车,听闻这一句话感觉有些驴唇不对马嘴。

而云书再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像是个提线木偶一般,进入马车,随后在马蹄声中逐渐离开柴房的位置,慢慢的进入家族大街道,在所有家族年轻一辈人的目光下逐步远去。

“那是云书?我记得他前些日子还自寻短见来着的!”

“可不是,谁人受得了这种罪?从云端跌落到深渊。”

行人窃窃私语,云书却置若罔闻,他只是在马车上看着自己的双手手背,确切的说是望着那十根连心的手指以及那指甲盖……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直到来到云家大门之时才停了下来,云书知道是送别的人到了,需要下马车见上一面才好。

他轻轻推开马车车门,拉开红色的帘布走下马车,顿时一股沉闷的空气扑面而来,下车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人正是自己的父母以及弟弟云戎。远处的是一些家族的长老,此时一个个显得有些不自然,毕竟平日里和云书无话不谈,此时一个个竟装起了清高。

云戎面无表情,但从气息上可以感觉到他更加强大了,所有人在得知自己鉴心结果之后就会踏上迅速的实力提升之路,所以许多人说鉴心之后才是真正的开始修炼,而以往不过是在打基础罢了。

云戎显然天赋极佳,现在恐怕已经甩开同龄人,甚至已经远远将云书甩开也不是不可能,此时的他抬起高傲的头颅不可一世。

云母的脸上挂满了担忧,上前轻轻地抓住云书的双手传递温暖与不舍,而云战只是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安静的犹如一座石雕,并没有离别之意。

“书儿,娘在这锦囊里放入了一些银两,或许到了那边需要用这些作为打点,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门前积聚的人越来越多,都是来看热闹的,门里的是云家的人,门外的则是外人,云书感觉不自在。

“娘,孩儿知道怎么做。”

云战在远处叹息一声,始终没有开口。

这时远处街道传来一声铿锵有力的吆喝,是一名军衔从百夫长的士兵,此人身穿暗色锁子甲,双腿裤管卷起半截,腰间别着一把长刀,一挥手身后立刻跟随而来一队囚车,车轮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咕咕响声,再一看,囚车之上五人为一伍关着一些囚犯,一共有二十多辆车,浩浩荡荡从西街而来,正准备经过云家大门口。

囚车到达云家大门前停了下来,百夫长嘿嘿一笑当即单膝跪地对着云战说道:“按照规定人都送来了,请上将军钦点。”

云书探望车队微微皱眉,怎么参军的都是些囚犯,反而像云书这般正常前往战场的却仅有他一人?

云戎这时慢慢悠悠的从远处而来,此时的他穿着比往常更加光鲜亮丽,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沉声说道:“这是父亲特地为你加的一队人马,正常参军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出发。”

“哦?”

“怎么样,我的好哥哥,代替我去送死的感觉……如何?”

云书眉头一挑,一旁的云母听了这话当即小声劝说道:“戎儿不得胡说,怎么会是去送死?”

“哼,边境最近战事频繁,否则陛下怎么可能同意临时编加这一队人去送死?若不是鉴出我有一颗暗心去送死的恐怕就是我。”

“戎儿你……”

“你什么你,平日里你就对哥哥好,当年我偷听你们要将我送去战场,你可却丝毫没有阻拦,今日你却在这里百般不舍,这是为何?难道就因为去死的人不是云戎,而是你的宝贝疙瘩云书嘛?”

云书见弟弟对母亲如此无礼,心中莫名的一股怒火喷射而出,怒吼一声:“云戎,速速向娘道歉!”

“道歉?”云戎咧嘴一笑:“我几日之后便可去面见陛下,我的暗心功法早晚可以大成,他日有望成为桑国最强的武士,而你不过是一个小兵,一个去送死的小兵,你凭什么命令我?”

云母被吓得花容失色,似是有些陌生,自己的孩子怎么会变得这样。

“云戎,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速速道歉。”云书的话语越发的冷漠,其中蕴藏的是一股凶狠。

远处的家族看客听不到谈话的额内容却可以看得清他们的行为,纷纷指指点点:“平日里云书公子从来不轻易动怒,今日究竟是怎么了?”

云母见状连忙跑去寻找云战,想要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来劝架,可谁想云战听了之后非但没有前往阻止反而是淡淡的说道:“书儿以前一路登高心性难免孤傲,这样的性格不好上战场,或许云戎挫挫他的锐气才有助于他收敛自己,在战场上才更好活命。”

远处的云书与云戎两人已经见针对麦芒,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云戎,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不怪你,要怪只怪我自己命不好,但你做事也要有点分寸,不要得意忘形了!”

云戎听了这话顿时哈哈大笑:“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资格与我这般说话吗?”

“你……”

云戎靠近云书,在其耳边轻声笑道:“若战场弄不死你,你凯旋归来的时候,我定也要亲手送你去死,云家只需要我一个公子……”

“云戎……”

“还有那司徒雪莹,别以为我没发现,在私塾的时候你对她格外的照顾,我会站在桑国最高点迎娶她,而你从此以后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别想触碰!”

云书体内仿佛有火焰升腾而起,一次次的触及他的底线,一次次的相逼,云书即使心性再好也绝对忍受不了,云书本是低着头拼命的喘息控制自己的怒气,可是突然间他的呼吸一下子顺畅了,在云戎脸上的阴笑还未散去之时缓缓抬起了头,他脸上的表情又像是往常那般宁静了下来。

这一刻,云戎仿佛又看到了曾经叱咤风云的哥哥,那个永远盖过他一头的云书。

看到这样的表情云戎脸上的笑容一僵,破口而出一句怒吼:“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用这样漠视的眼光看着我,你不配!!”

“砰!!!”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出拳,狠狠的在面前相撞,最后两人同时向后飞射而出,惊吓的四周人群一片安静。

“打起来啦,云家兄弟打起来啦!!”

这时有云家之人喊道:“速速关闭大门,莫让外人看了笑话。”

而云战却是摆了摆手:“云戎鉴心之后实力突飞猛进,输不了的,不必关门,让外人看看,即使我云家没了云书这一天资聪慧的天才,一样有云戎这般未来之星。”

战斗一触即发,云书努力控制自己的身躯随后犹如一条游龙一般猛地窜了出去,正对着云戎的面门狠狠的就是一掌。

这一招开云掌乃虽是下乘的功法,但放在外面也是人人争抢的强力武学,比那些流传在外的不入流功法要强出不少。兄弟二人都曾经学习过,但以往的云书功法掌握的比云戎更胜一筹,切磋之际即使放水也从未输过,这一次云书更是拿出了自己的九成的力量狠狠的朝着云戎劈了下去。

云戎见状忍不住大笑而出,大喊一声:“自不量力!”

顿时一股漆黑的能量在手中凝聚,同样一招开云掌,由下向上飞出,四周仿佛出现一片黑云,密密麻麻而来,密不透风的朝着云书反攻而去。

“暗心初动,此子才鉴心多久?现在就已经可以运转黑暗气息,极品资质,极品资质啊!”四周大为震惊,想不到短短几天功夫云戎已经掌握了暗心的基本使用方法,如此一来只要云戎所学过的功法都会附带暗属力量,即使最为垃圾的功法也会一跃高上好几层的强度。

“轰!!!”大量的手掌幻影上下相接,这一刻云书与云戎二人足足对上几十掌有余,一阵气浪翻腾而开,掀起空中如丝细雨千百洒向四周,而云书在这一战过后整个人直接翻飞而出,向后空翻三百六十度之后站在马车车顶,再看云戎却仅仅只是退了三步。

战斗过后是一片沉寂,随后细小的声音如浪潮般翻腾开来。

云戎的暗心实力必定不俗,而云书本是天之骄子功法领悟能力极强,若是一般人以废心之躯去对战云戎恐怕早就重伤,可云书却依旧挺直站立,莫非这云书真就这么厉害,竟然能与云戎打成平手?

“不对,云书不对劲!!”随着一声尖叫,所有人将目光望向云书,只见云书站立之时双手竟然在轻轻的颤抖,细细一看云书的手背竟然有血液滴滴落下,这一次云书受伤了。

云戎在心里暗暗吃惊,想不到云书平日里还隐藏了实力,不过现在看来云书以前再强也再难追赶上他云戎了。

“哈哈哈,云书,你还敢嚣张,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而你我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聒噪!!”云书再一次迎难而上,双手一甩袖口整个人飞射而出,朝着云戎发出第二招。

云戎经过之前的一次交手内心笃定,大笑迎战:“哈哈哈,你这是自不量力,我看你受伤之后如何在战场存活!!”

然而云戎下一秒猛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从头顶开始向下顿时席卷而来一股酸软无力的感觉,内心大乱。

“开云掌!!”云书将所有的力量都拿了出来,天上顿时一片手掌印幻化开来,如同一面密不透风的墙壁从上而下压制。

云戎这时怒喝一声,全身漆黑能量暴涨而出,一股黑风席卷而来笼罩全身。

“砰砰砰砰……”

所有人瞪大眼睛,这一次云戎竟然站立不动让云书足足打了几十掌有余,随后云书又一个后空翻窜上马车车顶踉跄站立,所有人大为震惊,莫非这一次是云书赢了?

安静,就连细雨落在地上的沙沙声响都听的一清二楚,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云家两位兄弟身上,等待着结果。

噗噗两声,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云书双手手背血管爆裂身体不经意间向后退了两步竟然直接从马车顶上摔了下去,重重落地狼狈不已。再看云戎即使用尽全力憋着一股气,最终忍不住喷吐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地重重喘息。

科普视频
健康视频
医生科普视频大全
Tags:
友情链接
西安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