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一百三十七章海盗船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一百三十七章 海盗船

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位于海湾西部区域的大海一片风平浪静,外表显眼的黑毛海鸥飞翔缭绕在一处水岛周围,不时冲入海水当中复又出现,溅起点点水花,似乎一点都不怕水。

一只尖鼻棕色海龟蹬着四条短短的小腿游荡在海平面下,踌躇良久后四肢划拉着停顿在了海水当中,脖子伸长,头部探向海外,似乎想要吸一口新鲜空气。

然而一艘行驶而来的大船打断了海龟的行为,大船未至,海浪荡漾而来,那相对剧烈的波动吓得海龟立即缩回了脑袋,小眼睛它教会了我许多中透漏着胆怯和惊吓,顾不上呼吸空气了,扒拉着四肢飞快的游向深海。

海浪不断荡漾着,不久之后,一艘有点破旧的船只从这里行使而过。

船只下方的阴影笼罩着大海内的一片区域,无数海洋生物注视着头顶上这艘庞然大物(相对来说),顺着那不断挪动着的阴影跟随在它身侧,似乎蠢蠢欲动。

一些胆大凶悍的生物甚至不时用头部撞击船只,海水当中因此而出现阵阵沉闷的撞击声响,只是这并没有带给船只多么巨大的伤害;由红山铁木构造而成的船只外表看起来有点破旧,其实坚硬无比,抵挡海洋内的一般生物甚至魔兽完全没问题。

更多生物匍匐在船只周围,等待着某种机会的到来,然而,如果没什么意外情况的话,它们期盼中的机会似乎来临的几率有些小。

船只划过的哗哗声不绝于耳,吸引着海洋内的大量生物瞩目,也回荡在船上的乘客们耳中。

以往听惯了的声音此时不断传入耳中,显得那么令人烦躁,被捆绑在甲板上的诺兰德因此而咬牙切齿着。

诺兰德外表狼狈不堪,曾经工整的黑色船长服此时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满头棕色长发披散,跪着被人绑在此地,像极了等待行刑的死刑犯。

但在几天之前,他还是黄金海西海首屈一指的大海盗,青鱼海盗团的首领级人物。

这也是他此时咬牙切齿的另外一种原因,巨大的身份反差,遭人背叛的愤怒感无时无刻不回荡在他的心中,耳中的各种声响显得是那么刺耳,望着甲板的某处区域,他想要大声破骂什么,然而被塞在嘴里的破布却阻挡着他的说话,只能发出阵阵呜咽声。

见此,旁边一位负责看守的水手踢了他一脚,口中毫不客气的教训道:“老实点,比起海蛇那帮人,你简直幸运多了,还挣其实扎什么?想让老大一刀把你也给砍了头吗?”

听到这句话,诺兰德并没有消停下来,反而挣扎的更加剧烈了,然而这除了让水手踢的更加用力之外,没有丝毫用处。

“屁股痒痒吗?你就不能消停点?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种好脾气,惹来其他人可有你受的!”

似乎挣扎的有些累了,诺兰德的挣扎在水手的拳打脚踢下停了下来,喘着粗气,瞪着水手不说话。

“嘿,你看什么?再看?小心我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恐吓的声音并没有吓到这位曾经稳重多谋的海盗头子,瞪视着水手,他呜咽着,一字一顿的勉强说出了一句话:“黑、手、在、哪?”

“什么?”邋遢的水手故意装作没听清似得弯腰探了探脑袋。

“黑、手、在、哪?”

“你能说清晰点吗?”

“黑、手——在哪?”

“黑手?混账,黑手也是你叫的?你该称呼老大为黑手大爷!”

很明显,无聊的水手此时正拿着诺兰德当消遣品,或者他感觉自己在曾经的大人物面前作威作福很有成就感,不断用语言训斥着脚下的囚犯,动辄拳打2 第八中学脚踢。

然而囚犯似乎很倔强,尽管知道水手的不怀好意,但他仍旧没有终止自己的话语——“黑、手、在、哪?”

渐渐的,甲板上的其他人被此处的情况所吸引到了,头顶上方,船帆瞭望台上的一位水手就冲着下方叫道:“巴桑,你就不能老实一些?被老大知道了小心他惩罚你!”

“惩罚我做什么?我又没干什么,他不过是个囚犯而已!”

被叫做巴桑的水手抬起头强自辩解着,然而之后的动作不自觉却收敛了许多;因为距离缘故,两人是用喊着的,所以他此时估摸着这两句话已经被其他人听到了,自然不敢太过高调。

显然水手并非是在杞人忧天,这似乎真的引起了船上首领的注意,因为在不久之后,一位身高马大的疤脸男子就从甲板下钻出,来到巴桑面前后训斥了他几句,最终看向囚犯诺兰德。

“有什么想说的,我会替你转告黑手老大,他本人是不会来见你的。”边说边动了动手。

口中破布被拔出,诺兰德闻言冷笑着说道:“怎么?他不敢来见我?”

“嘿,你小子怎么说话呢?给我客气点!”水手巴桑横眉竖眼的训斥着,想要出手教训他,却被疤脸男子给阻挡住了。

“我和他单独谈谈。”

疤脸男子似乎在这艘船上地位很高,水手闻言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然后骂骂咧咧的走了。

似乎诺兰德之前的话给了他莫大侮辱一般。

“马屁精!”冷笑再次从囚犯脸上出现,这很自然的引起了疤脸男子的注意力,他皱了皱眉,说道:“如果你答应老大的话,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你在坚持什么?真的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我想你应该清楚,现在你只是苟延残喘而已,等我们到了目的地,被死刑还是被游街示众,可就不归黑手老大管了。”

诺兰德对此似乎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嘶哑着嗓子说道:“他想让我干什么?卑躬屈膝?还是说出秘密然后像血鲨他们那样变成一个个无头死尸?”

“我觉得与其头颅被当作礼物包在盒子里,身体被扔到海里喂鲨鱼,倒不如被群星的领主制裁,好歹死的不是那么窝囊。”

似乎他在讽刺着什么,然而疤脸男子并没有像水手那样横眉竖眼,只是面容不悦:“黑手老大说了,如果你说出来,他就能放过你,大家都知道,你们曾经关系很好,他不会骗你的。”

只是诺兰德并不相信他口中的话:“放过我?可笑,让我相信那个叛徒?叛徒有什么信誉可言吗?”

疤脸男子反驳道:“并非叛徒,黑手老大本来就不是海盗。”

然而这引起了诺兰德更多的冷笑:“哈,那就是卧底?亏的我以前对他那么照顾,可真是瞎了眼,怎么?现在是想用我们来去他主子那里讨赏吗?我值多少钱?”

“想来没多少,恕我直言,向他那种人只不过是群星领主的一条狗罢了,狗能讨到什么奖赏?一根骨头?还是两根?”

“还有你威斯多姆,如果他是狗的话,那你是什么?”

连珠炮似得话语从囚犯口中说出,似乎他在故意刺激疤脸男,然而与外表不符的是,疤脸男并不显得多么暴躁,他只是冷冷一笑,然后直接把手中破布再次塞到了囚犯口中。

“你很倔,我很佩服你这种人,然而像你这种人我见过的都已经变成死人了。”

他似乎知道自己此次交涉失败了,所以也没犹豫什么,招呼了不远处水手一声,留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去。

“好好呼吸几口空气吧,我们快到地方了,你时日无多了。”

好似映衬着他的话一样,远方,一处隐约的城市随着船只的航行,出现在了船只众人的视线末端

海盗船乘风破浪,阳光下,毫无阻碍的向前行驶着,渐渐的,港口隐约可见。

“海湾快到了。”

有人轻轻呢喃着。

天津哪家医院妇科医院好
成都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晋城哪男科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西安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