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要说小石老有特点了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摘要:要说小石老有特点了,大名石立严,论才学一分没有,就凭自己的三寸巧舌,平步青云,如今在政府部门混了个秘书,反倒让我自愧不如,要说这个人的优点,倒是有一个,就是爱张罗,手脚麻利,大事小情还少不了他,是我们同学中少数几个保持联系的人之一。 “云哥,悠云大酒店 04,下午4点,毕业快8年了,好不容易聚个齐。别忘了,最好马上就去”,这个小石,还没等我做个决定就把电话挂了,要说小石老有特点了,大名石立严,论才学一分没有,就凭自己的三寸巧舌,平步青云,如今在政府部门混了个秘书,反倒让我自愧不如,要说这个人的优点,倒是有一个,就是爱张罗,手脚麻利,大事小情还少不了他,是我们同学中少数几个保持联系的人之一。
等我到酒店小石早就等着我了,“哎,小石,没招呼吴前一声?同学里你们不是最好吗”?小石白了我一眼,吴前现在蹬神牛呢,你拉他他都不来,再说,你不能总活在过去吧,人得往前看,是不是?”
我默然了,半年前偶遇吴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在我随单位车路过道口时一辆深蓝色的神牛车映入了我的眼帘,开始脱落的外漆在向人们诉说它曾有的沧桑,车旁蹲守着一个中年人,用渴望的眼神注视着每一个来往的行人,当有人靠近时拉开了车门,在人家毫不理会后,又蜷曲在车门上,一顶破旧的棉帽子下隐藏着一张清瘦的脸,乱蓬蓬的胡子,目光呆滞得让人吃惊,我的心猛然一震,这不是吴前吗?这是我的老同学呀,我跳下车,他看到我显得很激动,紧拉着我的手,总觉得有千言万语,此时却无从说起,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几句礼节性的客套之后,便挣脱了,推车消逝在我的视野中,一时间我觉得和他是那么遥远和陌生,仿佛几步就拉开了我们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我呆呆的望着远去的吴前,关于他的记忆似乎从此被无情的删除了,此时我想起了范仲淹的那句“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有谁又能想到寒冬下饮风吞雪穿梭于大街小巷的神牛呢?
“孙总来了”小石的一声大叫把我的回忆打断了联赛奖杯和Nike的官方比赛用球。在意大利。<勤快br> “孙总?”
“孙总你都不知道?我们班风流倜傥的大帅哥孙剑空啊,我们经常在一起喝,如今的孙总已是今非昔比,咱市昙花集团总裁。”总裁两个字和我印象中的小孙好像牛马不相及,退回到8年前,除了我,谁还能用正眼看看他呢?8年不见了,我忽然想起过去在一起玩耍的日子,小石拉开豪华轿车的门,一个西装笔挺,油光粉面的中年人踱进来,这和昔日连别人剩底的劣质饮料都不放过的小孙简直判若两人,孙总看到我很惊讶“哎呀,这不是云哥吗,几年不见还这么瘦啊”,说着递给我一支烟,“孙总,你不够意思啊,有外国烟没看见兄弟?”干脆连烟盒都抢过来揣在自己的口袋里了,孙总对小石的举动似乎不屑一顾,反倒是我显得那么不自在,“是啊不知为啥,胖不起来......”
“小石,还有谁,飒落点马上打电话。”
“我挨个催,甘步昌××局局长,高攀××局书记,尚友仁××委主任,张全达××局书记,柳续××科长......”
要不说小石办事这个洒落,一支烟的时间8人桌凑齐了。我总觉得大家凑到一起会热泪盈眶的谈论起在校的那些日子,何况他们还有个几个来自外地呢,不过大家好像只对交换名片更感兴趣,只有我还在努力寻找记忆的影像。
菜上齐了,小石腾的起身“我提个议啊,咱这样,8个人按顺序,一人提一杯,从孙总开始,下来是王局,高书记......云哥,下来是我”。
孙总把烟头一掐,“小石我们同学聚会,你别整社会那套啊!我看还是从年龄开始,第一个云哥......”
“不,就这么定了”。小石总算能在孙总面前痛快的拍个板。
酒过三巡,孙总的话就多了,五花八门,无所不谈,谈得激动直拍桌子,甘局总想插些话,苦于无门,看得出来,老大不乐意,孙总说到高兴处,把杯子一放,“咱们哥们没别的能耐,就是爱走桃花运,推不开搡不开,我吃的这点营养都贡献了,你们还记得学习委员不,哥们第一玩她的,喂,谁知道她现在在哪?”
“你第一个……”甘局惊讶中带着不平。
“唉,甘局你别不服,论风花雪月咱谁也不行,孙总,你给大家总结下,这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差别?最好用一句诗或成语。”
孙总:“这事我不行,云哥搞技术的,让他来。”
这不是难为我吗,过去我一直是感情贫困户,要我总结,实在是没有生动的素材,只好支吾着说:“女儿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得得得,你还以为你是现代贾宝玉呢?什么水泥,”小石把我的话打断了,“甘局来!”
甘局呷了一口茶,不紧不慢的说:“要我一句成语概括,那就是‘凶多吉少’。”
我们大家都被弄得云里雾里,猛然间柳续一个巴掌:“妙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妙妙妙”
“老猫一只你,”张权达白了柳续一眼。
小石跟着搭腔“论风花雪月这样的事还得孙总,论办事能力,有谁能和孙总比,就拿云哥单位,孙总和他们老总说一声,够云哥忙乎半年的,以后你到云哥单位办事,别找云哥,直接跟孙总说一声就行,云哥最差了,成天围着老婆孩子转,就那么点出息,我看一年也尝不到一点荤腥,孙总给他谈谈行乐之道。”
小石的这番话着实让甘局很不受用,甘局砰的把酒瓶往桌子上一放,“要说在咱们市,我甘步昌说句话,哪个单位不给个面子?不给我面子,我就敢整他。”
孙总也不示弱:“我承包的那两个工程,热得烫手,你给我办了,内部咋回事你清楚吧。”
看着火药味渐浓,我只能自己打圆场了,“这样吧,我给你们讲讲我过去的光荣历史,还记得毕业前的那次会餐不,有家有口的人家一桌,互相夹菜,偏偏我独受优待,7、8个女生啊,围着我,你一块鱼,他一块肉的,当时把我美的......事后一打听,原来人家列出个名单,对榜上有名的人集体下乡扶贫,我是重点帮扶对象,没气死我,连挂了好几天滴流啊。”
“哈哈哈......”气氛缓和了许多。
菜过五味,孙总的手机突然响个不停,“喂,什么?”孙总的脸色顿时铁青,手里提着一个啤酒瓶冲出门外。怎么了这是?大家面面相觑,“来来来,咱接着喝”高攀提了一杯。
过了许久,小石感觉不对,“我得去看看孙总,千万别吃亏”
小石不一会就慌慌张张回来了,“完了,孙总的老婆携款和浙江的大老板跑了,这个南蛮子手段极其高明,是个江湖游子,我早就看他不地道,引狼入室,血本无归啊!”
“这小子咋弄得呢,家里娘们都看不住!来继续,继续继续”,昔日好友如此沦落似乎和他们毫不相关,凉啤酒此时让我感觉浑身发冷。
甘局叼起一支烟,不紧不慢的吐个圈,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太能抖了,我就看不起这种人,同学聚会,你看他那架势,好像比谁高一等似的,不差在同学一场我认识你是谁啊?”这是张全王冕跟随朋友游历了一个法国农庄。一片上万亩的农场只有几十个阿拉伯人经营达。
“来,我们继续,我就佩服甘局,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闯过来了,你看人家的处世之道,我看得你给云哥讲讲,人间钱道是沧桑。”柳续变得太快了。
甘局仍旧不紧不慢:“听说云哥还在研究专业?工作的环境就像个电场,你不通,有电压没有电流也没用,你得需要个人场,得通。明白吗?”
“王局说的有深度啊”,高攀颇有感慨!
此刻我不由得想起了和网友们玩的那个“推杯换盏说的没有实在话,斛光交错唠的不是真心嗑”,不知道为什么,杯中的酒变得如此苦涩难咽。
砰的一声,孙总破门而入,啤酒瓶还提在手里,声音有些发抖:“今天谁也别动,一人一个妞,人就是活一天快乐一天,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他明天空干杯,小石,你还照顾你的老情人去,我不管,甘局601......云哥,605,叫好了”,小石顺手塞给我一包类似塑料袋洗发水似的东西,轻声说到“你没经验,别忘了用”硬把我拉到605,顺便带上了门。
刚才的一幕幕就像一场情节跌宕起伏的电影,发生的那么不可思议,在我的脑海不断的播放,我细细咀嚼每个人的话,似乎对,又似乎不对,不知道是这个社会该检讨我,还是我该检讨这个社会。
而即将发生的而又不可避免的事情更加让我忐忑不安,不做?会被当作懦夫,恐怕交际都成了问题,没有人搭理一个窝囊废更没有人为你立贞节牌坊,做了,良心的谴责让我内心充满了矛盾和斗争。
我胡乱的拨弄着电视遥控器的按钮,就像一只待宰的绵羊,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响起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个体态婀娜的女子来到我的面前,披肩发,弯弯的眉,红红的唇,举止得体,按照我的标准,简直是姿色非凡,丝毫看不出他是个风尘女子,过来主动的坐在我的身边,我下意识的挪了挪位置,显得手足无措,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窘境,忍不住笑了,“头一次吧”,连声音也那么柔美动听,“我们随便谈点什么”,我点点头,慢慢的从天南到海北,从小到大,不知不觉的我放松了许多,也对眼前的这个风尘女子产生了一丝好感,看得出来,她似乎也觉得我是个好人。说道动情处,她递给我一个苹果,似乎为中国消费者打造最适合中国人的节日潮礼。12月23日起在回忆她的童年,“我的老家在河南,兄弟姐妹六七个,小的时候我最爱吃苹果,不过那时候家里穷,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个,哪怕一人一个都做不到,哥哥总是把最大的留给我,舍不得自己吃......”
“我想家------”说到这,她的声调有些变化,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他们都不知道我在外做什么,我总是告诉他们在一家超市做业务员,我的妈妈喜欢唠叨,每次我临走时,总是跟我讲,在超市好好干,将来找个好人家.....我不敢面对他们的眼神......人总不能一辈子靠父母吧,父母年龄大了,我高中毕业以后,找不到好的工作,就来找我的表姐,走上了这条路,最可怜的是我的表姐,家里有孩子,因为想孩子,每夜都偷偷的哭,后来失眠了,吃了那么多的安眠药也不好用,有时候我陪着她一起哭......我吃得住的家里根本没法比,哥哥都 0多了,还没有娶上媳妇,看着父母还住着小矮房我就想哭,什么时候能给他们盖新房呢?”。
“你不后悔吗?”
“不后悔”。她回答的很干脆。
“为什么?”
“哪有我后悔的余地?”我惊呆了,我从没想过那些过客们在暴风骤雨的蹂躏过后可曾想过这些姐妹们的苦辣辛酸,不知不觉我已经把她拥在怀里,酒精和欲望早已把道貌岸然的虚伪外衣撕碎了,热血涌遍了全身......
我都不知道那短短的时间是如何度过的,头脑一片空白,内心极度空虚,充满了罪恶感。平日所谓的正经、一尘不染不过是掩人耳目,自欺欺人罢了。
一个闪电划过天空,瓢泼大雨顷刻而下,我凝望着远方,黑暗与光明早已模糊了界限,我踉踉跄跄的走出宾馆,天地间茫茫,我彷佛就像一叶扁舟,甚至渺小的可以忽略,在暴风骤雨下,早已没有了自己的方向......

共 409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现实主义的作品,除了最后和 哪一段有点矫情之外,还是很不错的,语言流畅,人物性格以纯对话来体现,采用同学会这个载体,描述了社会人与同学情之间的矛盾。而小编之所以说最后的桥段有些矫情,主要是因为出来做的 ,都会讲故事,这一点和收古董一样,千万别信故事,那些都是套!其实,小编只是觉得最后写的与主旨的关联不大,于凸显主题无碍,反而显得“我”有些虚伪了,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12- 1 22:07:07 “小石顺手塞给我一包类似塑料袋洗发水似的东西”!!乖乖,用得着绕这么大的弯子吗?不就是避孕套吗?

另外作者的标点,让小编快抓狂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头晕腰酸乏力怎么回事
人缺钙有啥症状
小儿伤风咳嗽吃什么
庆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贵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生殖医学中心
Tags:
友情链接
西安物联网